西湖與錢塘江:杭州精神的太極圖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9-27 15:14   


杭州的創意密碼,隱藏於兩個巨大的象徵符號中:一個是西湖,一個是錢塘。

西湖象徵着杭州文化的精緻典雅,錢塘江彰顯着杭州文化的大氣開放,一陰一陽,相輔相生,構成了杭州精神的全圓。一般人説到杭州,首先會想到西湖,想到温潤靈秀,這是不錯的。但如果以為杭州文化就只有這一面,那就缺失了一大半。因為杭州既有西湖,更有錢塘江。

之所以説只見温潤靈秀就缺失了一大半,是因為如果只看到温潤靈秀,那就連西湖的文化內涵也還沒有看全:君不見,西湖邊上,既有斷橋、蘇小小,更有岳廟、武松墓,既有梅妻、鶴子、孤山,還有抗日軍人出征圖。

西湖那種“波心蕩,冷月無聲”的氣質,的確讓人回味;而當我第一次站在西湖邊那塊飽經風雨的數千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石牌坊下,仰望“浩氣壯湖山,魂來怒卷江月白;英名緬袍澤,劫後新滋莖草青”的聯語和蒼勁的書法時,強烈震撼我的,也是真實的西湖。所以,杭州精神中的西湖與錢塘,是一體共生的兩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片面解讀,常會出錯。


杭州之興,起於錢塘江,杭州的繁榮,自古也以“錢塘繁華”而獲譽。我看過一張據稱是馬可波羅繪製的杭州地圖,那是以錢塘江為軸心展開的一座城市,無論是位置還是比例關係,錢塘江都佔突出的位置,這與今天人們對杭州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在氣質和格局上遠為大氣開放。古杭州以錢塘而著稱,錢塘江以潮湧和通商而聞名。錢塘江養育了兩岸富足,也培育了“弄潮兒”精神和“杭鐵頭”氣度。

西湖與錢塘,共同構成了杭州文化符號的整體,表徵了杭州文化吳越並載,兼容幷蓄,既温潤靈秀、睿智精美,又務實求真,敢為人先的特點。過去30年的發展,杭州享受了西湖時代的紅利,把西湖文化温潤靈秀的一面做到了一個新高度。未來30年城市創意密碼的陰陽互動和轉換,錢塘江文化將成為科技文化的創新之源。《天才地理學》的作者維納在尋找杭州的創意密碼過程中,在西湖邊與馬雲有一席對談,主題是中國人是不是缺少冒險精神?這是一個新時代的大問題。

維納以突出的形式,把它放在世人面前,也放在了杭州人面前。以西湖作為象徵的杭州的確太美,湖邊的城市生活就是瀲灩的湖光,淡淡的泥土香,看柳樹發牙,蓮荷開花。西湖的每一個物件都裝着一段過去的時光,來杭州的人喜歡在時光裏去尋找美好的回憶,從這純温婉的視角破解杭州的城市密碼,就把杭州整座城市譯解成了穿碎花布的西湖小清新。

按照韋納的記錄,斷然否定了關於中國人或杭州人缺少冒險精神的推論。只是如今時代演變,傳統中斷,杭州的冒險精神常被遮蔽,常常表現為一些人頑強的賭徒心理。韋納在書中寫杭州這一章的題目就是《宋朝杭州:天才在於根植傳統》,這個傳統,就是文化,是仍然還需要破解的密碼。如果不重新喚醒杭州人固有的對永恆的哲學和東方文化的重視,杭州的創新之路就仍然難有根本的突破。韋納令人遺憾地沒有對錢塘江給予足夠的重視。

不過他已經注意到,杭州城生活的混雜與寬容,杭州人對生活的興趣與敏鋭的觀察,以及對傳統的尊重和東方哲學精神的崇尚,才是這個在數百年來貢獻了一大批天才城市的創意密碼所在,只是還需要破解它。

作者:李傑,筆名李思屈,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傳播與文化產業學科帶頭人。

文章來源:《錢塘江文化》月刊2018年第四期

▼延伸閲讀▼

將性命系在褲腰帶上的玩命行當:錢塘江上搶潮頭魚


來源:《錢塘江文化》月刊2018年第四期  作者:李傑  編輯:郭衞
返回
杭州之興,起於錢塘江,杭州的繁榮,自古也以“錢塘繁華”而獲譽。但如果以為杭州文化就只有這一面,那就缺失了一大半。一般人説到杭州,首先會想到西湖,想到温潤靈秀,這是不錯的。